高德平台登陆_200万炒股变1亿!80后工科男敲钟暴

3月3日上午,中国“智能投影第一股”诞生。

成都极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88696.SH,以下简称“极米科技”)成功登陆科创板,发行价为133.73元/股。首日开盘价511.11元/股。截止发稿,涨幅超过311.28%,总市值达到280亿元。

成立于2013年的极米科技,公司主营业务是智能投影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同时向消费者提供围绕智能投影的配件产品及互联网增值服务。2020年上半年,极米科技的出货量为35.36万台,占中国投影设备市场22.2%的份额,稳居行业第一。

2020年,极米科技的营业收入为28.28亿元,同比增长33.62%;净利润为2.68亿元,相较2019年的约9340万元增长多达187.94%。

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的80后工科生钟波,在电视芯片领域摸爬滚打10年,33岁的他放弃了百万年薪,带着500万赔偿金和团队住进了成都郊区的一个毛坯小楼里“封闭式研发”。

8年间,执着的钟波曾用“极米锤”敲毁过无数个不满意的样机,只为打造出他理想中的未来电视产品,也曾因缺货问题当众剃光头“削发明志”。最终,他带领极米发展成为中国投影设备的“一哥”。

极米科技的上市离不开投资机构的接力支持。极米科技前后进行了9轮融资,已获得百度、创东方投资、经纬中国、芒果传媒、磐霖资本、博将资本、明道投资等多家知名风险投资机构和战略投资方的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著名主持人汪涵曾出资16万持有极米科技1.84%的股份。2017年,汪涵将其股份全部转让,价格达到2447.33万元,投资回报率高达15296%。不过,汪涵如今错过一个IPO。

IPO前,极米科技创始人兼董事长钟波直接持有25.02%的股份;李彦宏的百度则总计持有15.48%的股份,为最大机构投资方。此外,创东方投资、四川文投、经纬中国、芒果传媒分别持有5.79%、5.50%、5.11%和3.42%的股份。

IPO后,钟波直接持股降至18.8%,按此计算,对应身家超过50亿人民币。

80后工科男200万炒股变1亿,

因缺货当众剃光头道歉

1980年出生的钟波,来自陆游笔下“千里郁为诗书乡”的“诗书之乡”四川荣县。

受到父辈的影响,从小就酷爱读书的钟波,2002年高考以超过一本线一大截的分数考入电子科大的自动化专业。

毕业的时候,由于专业知识过硬,钟波被三星等知名公司看中,但他最后选择了海信集团。在硕士、博士一大堆的海信,本科的钟波并不突出。但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投入在工作上,在等离子电视研发项目中,每天分析数据到半夜12点是他的家常便饭。

一年后,他辞职来到深圳,进入到了一家成立不到2年,在当时还名不经传的电视芯片公司MStar (晨星半导体)。

钟波积累的技术经验在这里终于有了施展的天地。半年后,无论是数字电视、模拟电视还是智能电视,只要钟波搭眼一瞅,5分钟就能找出漏洞。

2012年,30岁出头的钟波已经担任MStar西南区技术总监,负责最核心的电视技术,先后参与研发100多个液晶芯片项目。不仅如此,他还拥有着同龄人羡慕的百万年薪和500多万的公司股权。

这十年间,MStar也从一家只有十个人的小公司,成为全球电视机芯片行业的第一,被誉为“电视界的高通”。

在这个过程中,钟波完整地经历了从CRT电视到液晶电视,再到多媒体电视、互联网电视的发展历程。“那么未来的电视会是什么形态?”这也一直是他在思考的问题。

偶然间,钟波看到了iPhone 5的概念视频,片中iPhone可以在墙壁上投影。优秀的工程师都是理想主义者,他认为,这可能就是未来电视的样子,应该像科幻电影一样,屏幕可大可小,甚至可以做到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随意摆放。

钟波预感到,未来电视屏幕一定是没有实体屏幕的。

这一年,恰逢联发科以38亿美元收购MStar。钟波带着梦想,放弃百万年薪辞职离开,拿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500万的赔偿金。

但由于是境外上市,钟波的资金回不到国内,于是就把钱投进香港股市。崇拜马化腾的他,加杠杆买入了腾讯的权证。彼时,腾讯刚刚推出微信不久。

也是在2012年,钟波带着一个有10年以上芯片研发经验的团队,离开深圳,回到成都,成立了极米科技。

创业之初,工作环境可谓极其艰难。为了省钱,钟波在成都西郊花5000块租了个毛坯别墅(其实是农家院)。一层做开发,二层做测试,三楼睡觉。甚至一间房挤六个人,睡的都是大通铺;洗手间最开始没有马桶,只有一个洞;每天早上起来,先不刷牙洗头,第一件事是写代码。

他们还约定,产品出来前,每个人只拿3500元的月薪。

由于整个团队都是技术出身,对于一个芯片到一个完整的产品并没有经验可循,更别说做品牌做营销,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他和团队并没有急着注册公司,而是建起论坛,花了一年多的时候,和粉丝每天在上面交流未来产品大概要做成什么样子,吸取大家的建议。这个论坛后来也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投影爱好者的集散地。

钟波团队希望通过投影技术来实现大屏显示,再加上互联网电视上已经广泛应用的智能芯片,以及相比传统卤素灯泡寿命更长的LED/激光光源,打造出一种全新的无屏电视形态。

同时,极米也将产品发送给用户试验,收集用户意见,对产品不断升级、迭代。

期间,极米曾推翻散热设计30余次、风扇和散热器反复打样15次,但往往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只听“啪”的一声,钟波就用锤子给砸掉了:“体积不够小、噪声大、发热大、光学指标达不到,重新再来”。

对于软硬件的反复打磨,这也让极米做出了当时全球最薄的高清微型投影仪。

前期研发消耗了大量资金,这也让投入的几百万元捉襟见肘。但没成想,钟波花200万买的腾讯权证,到了2013年底市值已经超过1个亿。

钟波对创业邦回忆道,虽然赚了不少,但说实话这对我们创业信心上的支撑更重要,至少我可以很理想化地去做我想要做的产品,而不仅仅为了生计去做一些急功近利的事情,可以让我们长达一两年时间都埋头去研发去突破。

这也让钟波狂喜,资金问题可以暂时放到肚子里了,但新问题又接踵而来。做硬件产品,供应链也是一大挑战。

钟波谈道,芯片团队创业好处就在于对芯片底层、画质处理和调教算法相比竞品有优势,但也要经历一段阵痛期。因为从芯片到产品不单要设计出来,面对大规模量产,更要解决生产和供应链问题。

2015年,极米科技推出Z4X,在市场一度引发轰动,瞬间成为爆品。这也让工程师们始料不及,产能和供货跟不上,也招来了用户的一片骂声,被指饥饿营销。

为此,钟波召开发布会,当众剃光头“削发明志”向用户道歉。

极米科技用了半年多时间,请来苹果、IBM、富士康的大拿,这才解决掉了供应链和产能的难题。最终,这款产品累计销量超过百万台。

当年,仅仅成立两年的极米就拿下了国内智能微投产品市场的半壁江山,成为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品牌。

净利润同比增491.98%,

创始人回应研发投入过低

目前,极米科技的主营业务为智能投影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同时向消费者提供围绕智能投影的配件产品及互联网增值服务。

其中,智能投影产品占据极米科技最核心的业务,又可分为智能微投系列、激光电视系列和创新产品系列,以Z系列、H系列等为代表产品。


智能微投产品销售收入情况,图源:极米科技招股书

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极米科技的智能投影产品销量分别达到34.16万台、54.53万台、68.99万台和35.36万台。


图源:极米科技招股书

IDC数据显示,极米科技投影设备出货量自2018年以来持续位居国内第一,其中2020年上半年市场份额达到了22.2%。公司竞争对手主要包括爱普生、坚果、明基、小米等品牌。

随着销售增长,极米科技2017年至2019年的营业收入从9.99亿元上升至21.16亿元,归母净利润从0.15亿元上升至0.93亿元,年均复合增速分别达到45.54%和149.00%。2020年上半年,尽管受到疫情影响,极米科技仍然实现营收11.44亿元,同比增长21.99%;实现归母净利润0.97亿元,同比增长491.98%。

从收入构成来看,整机产品销售仍是极米科技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7年至2019年的收入复合增长率为45.04%,在2017年至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4.15%、93.57%、93.45%以及93.34%。

值得注意的是,极米科技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收入增速尤为突出。钟波特别说道,用户在大屏幕上天然会有更好的沉浸式体验,也更愿意为内容付费,这使得互联网增值服务呈现高速增长。

2017年至2019年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分别约为468万元、1237万元、2130万元和1847万元,2017年至2019年的收入复合增长率高达113.34%,该部分业务在同期总收入的占比也处于逐年提升趋势。据钟波透露,2020年这一数字达到4600万元。

据悉,极米科技通过开发基于安卓内核的GMUI软件系统,已能够基于智能投影硬件终端及各类互联网应用向终端用户提供丰富的互联网增值服务,包括应用分发、影视内容服务等。

互联网增值服务2017年至2019年的毛利率分别为82.65%、89.78%、89.20%,远高于同期19.13%、18.04%和23.32%的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

2020年7月,GMUI系统的月活跃用户数约为124万人,较2019年同期的约 86万人增长43.93%,同时2020年7月GMUI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4小时以上。

随着终端用户规模的进一步扩大,未来互联网增值服务将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有望成为主要利润来源之一。

招股书指出,极米科技面临的风险主要包括研发投入占比较低、核心零部件依赖外购等。

数据显示,极米科技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1-6月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305.08万元、6300.17万元、8106.09万元和5164.57万元,分别占同期营业收入的3.31%、3.80%、3.83%和4.52%,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

钟波对创业邦表示,极米作为一个消费级产品,由于销售规模比较大,看起来研发占比不高,但绝对金额并不小,2020年研发投入费用已经过亿。

目前,光机作为智能投影产品的核心零部件,极米科技已实现大部分自研。招股书显示,公司于2019年实现光机技术自主化并逐步导入量产,当年自研光机占比为7.92%,2020年1-6月提升至58.72%。

“实际上,极米科技从创业初期就开始建立光学实验室做基础研究,直到2019年导入自研光机,只是最后的一个结果而已”,钟波说。自研的光机也使得成本下降,光学性能反而提升,这也进一步增强了产品力。

除了核心硬件,在软件上的投影算法也是极米的护城河之一。

针对传统投影仪需要摆放端正,用户需要自己对焦,极米科技的全局无感对焦技术首次实现无需对焦图的自动对焦功能。而六向全自动校正技术也首次实现了上下、左右、倾斜六个方向的自动校正。自适应亮度调节技术、画质优化算法也是极米的创新之一。

据悉,极米科技本次上市拟募集资金约12亿元,将主要用于智能投影与激光电视系列产品研发升级及产业化项目、光机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企业信息化系统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背后获投资机构九轮融资,汪涵曾为股东

极米科技一路走来,离不开一众投资机构的支持。

据创业邦睿兽分析不完全统计,极米科技至少进行了9轮融资,其中包括百度、创东方投资、经纬中国、四川文投、芒果传媒、磐霖资本等投资方。

时间拉回到2014年,智能手机市场起来后,业界都在讨论智能硬件的概念,电视作为第二块屏也普遍引起了广泛关注。不光是BAT试图进场,甚至暴风、乐视、微鲸都在砸钱布局。

但创东方投资管理合伙人肖珂不以为然。他认为,智能电视与智能手机有很大差别,它并不是简单地复制、把屏幕放大,为用户创造的价值就越大,而是一个反向的逻辑。未来的电视形态一定是前端的硬件成本比较低,后端提供的价值更大才是发展方向。受制于屏幕硬件的刚性成本以及其不可移动性,电视厂商能够做的创新相对有限。

机缘巧合,极米科技引起了肖珂的注意。彼时,创东方投资刚刚确立了“3 1”的投资方向,即“大IT、大消费、大健康,新制造。”

钟波的极米与创东方的投资逻辑不谋而合,当即就敲定了A轮投资。

肖珂看到,拿掉了屏幕,智能投影的硬件成本要远远低于电视,整个供应链也会完全不同。此外,智能投影可以移动,针对年轻人的使用场景更加多元,前端成本更低、后端价值更高,这与智能电视相比更像是一个智能手机。

“我们只是投了A轮,天使轮其实是钟波团队自己投的。”在他看来,你只有自己成为自己的天使,把自己All in进去,才能够真的获得市场的认可。

随着极米等新品牌的诞生,过往以B端客户为主的投影设备市场,智能投影赛道的终端消费者也逐渐转为C端。作为近年消费电子迅速增长的品类,经纬中国也很早就关注到了这个赛道,并在2018年投资了极米科技。

经纬中国相关人士表示,在消费领域,经纬有两个大的逻辑:第一,投成熟品类里的革新者。第二,投新品类的定义者,极米属于这一范畴,在这一空白市场有着先发优势。

“作为一个新品牌,像极米这样的智能投影产品的崛起也受益于线上渠道的红利。天猫、京东等往往是主要的出货渠道,品类创新叠加渠道的创新也是智能投影赛道的主要特点。其次,硬件领域的创业公司往往在供应链的议价能力上不足,导致最终公司的利润率偏低。极米的亮点就是在几年前就通过自研核心部件的方式来降低成本,提高毛利。”该投资人表示。

2018年参与投资的磐霖资本也见证了极米科技的壮大。

磐霖资本合伙人刘雨衡对创业邦说,2017年中国消费级投影设备的出货量还是百万级别,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已经突破200万。通过对市场和供应链的调研,我们判断整个市场已经进入到了爆发的拐点。

当时的极米已经是整个赛道的绝对领跑者,极米团队对于未来产品的发展路线、消费者需求的把握、整个团队组织结构的设计以及凝聚力和执行力都给磐霖资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所以极米能够在行业里跑出来,不仅仅靠的是钟波一个人冲在前面,更有来自生产、供应链、营销等领域的专业人才,呈现出来的是一个具备很强战斗力的团队 。”

值得一提的是,著名主持人汪涵曾多次为其站台,并宣布以梦想合伙人的身份投资极米科技,出资16万以“友情价”持股1.84%。不过2017年,汪涵将其持有的16万元出资额转让,价格达到2447.33万元。

汪涵所在的湖南广电同样是极米科技的重要股东。2015年10月,钟波获得芒果传媒3亿的B轮投资,拥有了芒果的内容资源。同样,极米科技也获得了其股东百度的内容资源和AI能力。

IPO后,钟波直接持股为18.76%,百度持股仍超过11%,为最大机构投资方。创东方投资、四川文投、经纬中国和芒果传媒分别持股为4.34%、4.12%、3.83%和2.57%。以280亿人民币市值计算,刚刚40岁的钟波身家超过50亿人民币。

智能投影还未破圈,行业进入新一轮竞争

极米此次IPO净募资额超过15亿元,这对于投影圈来说是一笔巨款。极米科技此前9轮融资,累计获融资也仅仅是超过12亿元,结合2020年峰米科技的A轮10亿元融资、坚果2020年最新数亿元人民币E1轮融资,智能投影赛道正在进入到新一轮的竞争中。

根据IDC数据,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中国消费级投影设备出货量分别为130万台、227万台、279万台和131万台,2017年至2019年,年均复合增速达到46.5%,占各期投影设备总出货量的比例分别为39.2%、52.2%、60.4%和77.5%,呈逐渐上升趋势。

天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刘章明指出,消费电子品类的核心竞争力是产品力,因为消费者拿到产品体验的短时间,就能够从体验感受到产品对于自己的适合程度,不适合可以立马退货,所以说服消费者购买并保留产品的成本较低。

因此,极米科技最核心的竞争力,从静态来看是产品力,包括产品定位能力(产品经理角色)品控能力(代工厂的控制、自建工厂)。动态来看,公司应该加强对上游供应链的影响和扶持,一方面是加强产业链中的议价力,另一方面是影响竞争对手的上游。

当然,渠道和营销是驱动力,消费者要先知道极米,买得到极米产品,才有可能觉得极米产品好用。这一点上,极米线上线下全渠道布局,采用爆品思路口碑营销也是其一大特点。

在国内已经做到行业第一的极米,已经把下一个增长点放在了海外市场。

受疫情影响,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极米科技来自境外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占到0.03%、4.63%、1.96%、4.95%,占比还相对较小。

据创业邦了解,现在海外主要市场还相当于中国4-5年前的状态,市场上仍然充斥着一些笨重的、采用传统高压汞灯的商用机型。

就天风证券对于亚马逊平台家用投影仪设备的观测,目前海外家用投影仪更多仍采用LCD技术、传统光源,并且是纯硬件,没有叠加系统和内容,使用体验打折。而极米微投采用DLP技术LED光源,基于硬件开发了软件操作系统,并且叠加了许多内容,在各方面都有差异化的竞争优势。

钟波认为,相比国内,其实海外的消费市场更需要家用投影产品。这是由于欧美消费者的房间比较大,而且也喜欢户外,需要移动性,这还是一个广阔的、尚未开拓的市场。

不同于扫地机器人等智能硬件,智能投影作为影音多媒体产品,进入到海外市场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软件生态和本地化问题。据了解,极米科技是唯一一个与谷歌达成合作拥有Android TV授权的公司,同时也进入到了谷歌应用商店,这也为其趟平了出海最大的难题。

在短短一年时间,极米也已经成为日本家用投影的市场第一,欧美成为接下来重点开拓的市场。钟波希望用三年时间做到全球第一,国内外达到1:1的销售占比。

巨大的市场前景面前,也势必将吸引更多玩家入场。

目前,市场上在售的智能投影品牌数量已接近200个,仅2019年就新增了48个,除了极米、坚果等互联网新品牌外,譬如以小米、京东、阿里、腾讯、爱奇艺都开始涉猎。小米更是2019年国内十大投影机品牌中同比增长最快的品牌。

同时,整个智能投影依然还未破圈。肖珂认为,智能投影的产品形态其实非常好,完全可以将市场做到很大,但目前整个品类的市场规模还远远没有打开,甚至很多人并不知道。

借着“智能投影第一股”极米科技的上市,他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这个品类。因为只有将整个品类做大,行业的头部公司才能获得最大的增长。

- THE END -

#上市

原文链接:


上一篇
高德平台开户_曾被马云买下 发明扫码支付 几个
上一篇
高德平台开户_腾讯史上最大规模招聘启动:首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