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娱乐在线登录_被腾讯封杀三年 抖音终于忍无

字节跳动,又双叒叕跟腾讯掐了起来。

这次的用词一点不夸张,两天内双方你来我往地足足打了四个回合,火药味十足:

1、2月1日晚间,抖音发声明称“抖音封杀腾讯”是谣言,并认为有明显的水军组织推动;

2、2月2日,抖音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向腾讯提起反垄断诉讼,称自2018年4月起,腾讯旗下产品微信、QQ以“短视频整治”为由,开始了对抖音等产品长达三年的持续封禁和分享限制;

3、2月2日当晚,腾讯发声明回应都应,称字节跳动“恶意构陷”,说多款产品包括抖音“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

4、2月2日当天更晚,抖音发声明回应腾讯回应抖音的声明,称腾讯所谓的“恶意构陷”没有任何依据,腾讯所谓的“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实际是将用户数据当成公司私产,除非腾讯同意,其他任何产品都不能使用相关数据,否则即构成“非法使用”。

嗯,反正吃瓜的小编昨晚一晚上都没睡好觉,就问你挺谁?

三年,双方battle多次

纵观中国互联网圈,打仗最多的公司莫过于两个流量巨头字节跳动与腾讯。目前,两者已在短视频、社交、游戏等多个领域“交火”,硝烟早已四起。

时间往前倒至2018年,这一年是“头腾大战”被公认的时间起点,也是字节跳动全面挑战腾讯的时间点。这一年,微信朋友圈、QQ空间先后屏蔽了抖音链接,试图切断腾讯的社交流量流向字节跳动。

这一的年春节,抖音日均活跃用户从1000万飞跃至目前的4000万,随后流量迅速爆发。3月4日,有用户发现抖音、火山小视频链接分享到朋友圈“仅为自己可见”。随后,抖音分享到QQ空间仅为自己可见,4月,西瓜、抖音、火山分享到微信、QQ链接已不能播放。

5月份,张一鸣发布了一条朋友圈,内容是“celebrate small success”(意为“庆祝一个小小的成就”),他所说的是抖音Tik tok在第一季度的苹果商店下载榜中排名全球第一。

他随后又用感慨的口气说了一句:“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乐极生悲的是马化腾毫不给面子的直接在张一鸣朋友圈底下开对怼:“可以理解为诽谤。”

这也使得今日头条与腾讯的矛盾,终于公开化了。有意思的是,就在那场互怼刚刚过去的周末,一篇《腾讯没有梦想》的文章刷屏,引发了一场对腾讯价值观以及信仰的舆论风波,张一鸣转发了文章但在评论中力挺腾讯和马化腾。

6月份,腾讯公告显示,已将“今日头条”、“抖音”运营者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理由是后者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对腾讯声誉造成严重影响。同时还宣布暂停与上述两公司的合作。同一时间,字节跳动也以相同的缘由,将腾讯诉之于法庭。

之后双方大打法律战,有媒体统计,2018年头条和腾讯之间相互起诉的案件超过500例。

时间来到2019年初,微信又屏蔽字节跳动旗下社交产品多闪链接,暂停抖音授权接口,且以“擅自获取用户信息”为由,将争端诉诸法庭。天津滨海法院下达禁令裁定书,支持腾讯主张的用户昵称、头像权益归属腾讯。

2019年7月,腾讯以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为由,将头条系告上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申请头条旗下的西瓜视频停止以直播方式传播《穿越火线》游戏的内容。

接下来半年,腾讯连续申请了7项针对字节跳动系产品的游戏直播禁令。最终法院认定,西瓜视频停止以直播方式传播《王者荣耀》的游戏内容。

随后的时间里,两家冲突接连不断,但基本都属于“小打小闹”。直至近期,字节跳动接连发声,曾两周内三次控诉旗下产品被微信封杀。

在12月29日举办的引擎大会上,西瓜视频总裁任利锋喊话腾讯微信,称微信利用社交垄断优势无理由的封杀西瓜视频;

1月7日,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就炮轰微信无理由封禁和限制了多款飞书小程序,并对腾讯依赖垄断地位封杀飞书伤及企业用户体验的做法表示不认可;

四天后,飞书又通过官方账号针对“飞书系列产品遭遇腾讯微信不合理限制”一事发文,飞书称,腾讯微信一直未回应为何无理由封禁飞书,飞书曾尝试多次联系微信人工客服,但未果。

2020年2月29日,字节跳动旗下办公套件飞书发布官方公告称,飞书相关域名被微信全面封禁,并且被单方面关闭微信分享API接口。

微信方面一直没有正式回应过字节跳动的多次喊话。

国家反垄断下的大战

被禁封近3年,字节却在最近频频喊话腾讯,又在此时对腾讯提起诉讼,这与国内目前的反垄断形势有密切关系。

2020年年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台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

该文件明确指出,红包补贴、品牌屏蔽、“二选一”、“大数据杀熟”、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技术障碍等都可能成为滥用支配地位行为的表现形式,且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案件不一定需要界定相关市场。

2020年12月14日,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腾讯下属企业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股权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集中案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对阅文集团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

这一回,抖音死掐腾讯垄断,并在起诉状中表示,微信、QQ月活跃用户数分别超过12亿和6亿,目前市场上没有其他经营者能够提供与微信和QQ具有对等功能的服务;因此,腾讯封禁抖音的行为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表征。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看来,在此背景下,抖音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一案件备受关注。

他认为,因为互联网巨头之间相互屏蔽的做法非常普遍,不仅微信屏蔽抖音、淘宝外链,还存在着抖音屏蔽淘宝外链、淘宝禁止百度抓取网页等情况,因此该案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能否走向更开放的发展格局将产生极大影响。

就该案件本身,赵占领分析,抖音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为由提起诉讼,法院在认定时主要遵循三个步骤:界定相关市场、认定腾讯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腾讯是否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其中,界定相关市场非常重要,也常常具有极大争议。

“目前案件刚刚起诉,法院还未立案及正式审理,尚难以断言立案后法院会如何界定相关市场。参照此前仅有的一个案件,即360诉腾讯QQ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一案,当时法院最终未认定QQ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但赵占领认为,近年来,互联网反垄断的形势发生了重大改变,无论司法还是执法层面均将其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高度,这个案件中法院最终界定相关市场时,很可能会采取更加严格的标准。”

“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反垄断及反不正当竞争作为今年八大重点经济工作任务之一的背景下,该案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封闭或开放将产生极大影响。”赵占领表示。

头腾大战为何战火不停止?

三年间,头腾大战的战场从舆论大战已经延伸到了业务、法务、PR、GR等领域。

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这么多,为什么只有字节和腾讯打的这么激烈?或者说为什么字节偏偏和腾讯对着干?

《腾讯的背后一战》一文曾提到:“头条和腾讯一样,走的都是‘kill time’的路线,即通过占据用户时间和流量为基础来向其他业务蔓延。”

“因此,只要短视频占据了用户时长,必然会向剩下的全部娱乐场景开战。社交通讯、手机游戏、影视剧,甚至网络小说和综艺都在这个打击范围内,而目前的用户时长和娱乐之王,正是腾讯。”

可以说,未来,腾讯和字节跳动依旧会短兵相接,“争用户、抢市场”。除了在广告市场与BAT争夺存量和增量份额以外,字节跳动与腾讯系从游戏、2C到2B等都将面临全面遭遇战。

马化腾和张一鸣谁会笑到最后?这次互掐,你挺谁?

附本次battle过程

抖音:封杀腾讯是谣言

2月1日晚,抖音发布对“抖音封杀腾讯”谣言的说明:

近日,一些社交媒体流传“2月1日起,抖音账号主页个人资料不能预留任何联系方式”“抖音将全面闭环”等不实消息,并借此造谣“抖音封杀腾讯”。该不实信息在微博、知乎等平台明显有水军组织推动。 

对此,我们说明如下: 

1. 财经、医疗类创作者因行业特殊,其站外引流行为存在高危风险,常通过引流手段,在微信、QQ等平台卖课、非法荐股、非法行医,可能对用户的财产、人身安全造成损害(案例详见附录)。 

2. 为保护用户权益,抖音启动整治行动,禁止财经、医疗垂类创作者站外引流。、

3. 除财经和医疗垂类外,其他用户、创作者均不受影响,可以正常在个人主页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请广大用户注意甄别,不要听信谣言。 

抖音希望和大家一起维护健康网络环境,营造风清气正的社区生态。 

抖音正式起诉腾讯,要求停止封禁

2021年2月2日,抖音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提交诉状,起诉腾讯垄断。

抖音方面主张,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抖音要求法院判令腾讯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刊登公开声明消除不良影响,并赔偿抖音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9000万元。

抖音在起诉状中表示,即时通信类应用,已经成为互联网用户规模最大、普及率和使用率最高的基础应用。微信、QQ月活跃用户数分别超过12亿和6亿,加上其即时沟通分享功能及网络效应,决定了用户几乎不可能集体迁移。此外,目前市场上没有其他经营者,能够提供与微信和QQ具有对等功能的服务。这意味着腾讯“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抖音认为,腾讯封禁抖音的行为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表征。封禁不仅损害了用户权益,破坏了抖音产品和服务的正常运营,还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腾讯的)垄断行为,妨碍了技术进步和创新,对于提升经济效率和社会福祉并无裨益,而只能有助于其扭曲其他领域的竞争、巩固自身已有的市场地位”。

腾讯回应抖音起诉字节跳动恶意构陷,将起诉对方违法侵权

2021年2月2日,抖音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提交诉状,起诉腾讯垄断。腾讯方面表示目前暂未收到关于抖音起诉的相关材料。

腾讯表示其产品遵循公平竞争、开放合作的理念为用户和第三方产品提供服务。字节跳动公司的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字节跳动旗下多款产品,包括抖音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还存在诸多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腾讯表示将继续提起诉讼。

而抖音方面主张,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抖音要求法院判令腾讯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刊登公开声明消除不良影响,并赔偿抖音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9000万元。抖音认为,腾讯封禁抖音的行为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表征。

抖音:腾讯所谓的恶意构陷没有任何依据

2021年2月2日,抖音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向腾讯提起反垄断诉讼。诉讼内容称,自2018年4月起,腾讯旗下产品微信、QQ以“短视频整治”为由,开始了对抖音等产品长达三年的持续封禁和分享限制。这侵犯了抖音的合法权益,也损害了用户利益。向法院提起诉讼是抖音合法正当的权利。

腾讯回应称,字节跳动“恶意构陷”,说多款产品包括抖音“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

对此,抖音回应声明如下:

1、腾讯封禁抖音等相关产品达三年之久,涉及数亿用户。微信封禁最初的理由是“短视频整治”,而在整治期间,腾讯自己却推出十几款短视频产品。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这样的事实基础,不容腾讯公司抵赖,腾讯所谓的“恶意构陷”没有任何依据。

2、腾讯所谓“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不属实。真实情况是,腾讯认为用户的头像、昵称等用户数据都属于腾讯公司的“商业资源”,并据此认为,除非腾讯同意,其他任何产品,即使获得用户授权,也不能使用这些用户的相关数据,否则即构成腾讯所谓“非法使用”。与此同时,腾讯旗下产品、游戏及其投资公司却可以“合法使用”这些用户数据。腾讯这种对于用户数据的垄断行为,严重影响了行业的创新发展。

3、确实有部分专家和法院支持腾讯关于个人信息属于腾讯商业资源的主张,其本质是,这些专家和法官认为,腾讯对用户个人信息数据的权利高过用户本人,天津滨海法院还因此对我司多闪、抖音下达诉讼禁令。我们认为,用户对自己的数据具有绝对的、可完全控制的权利,应该远远高于平台的权利,不应该成为腾讯公司的“私产”。

4、微信、QQ,作为月活用户分别超过12亿和6亿的国民级社交通讯产品,不仅有完备齐全的用户好友关系,而且已经深入用户生活的各个领域,属于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基础设施。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毫无疑问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

当下,国家正不断加强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我们也希望这起诉讼,有助于厘清平台经济如何规范竞争,完善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规制。我们对可能旷日持久的诉讼充满乐观,因为我们对公义、对时间充满乐观,而这两者,恰恰是腾讯这样的垄断者永远都无法垄断的。

抖音

2021年2月2日

- THE END -

#腾讯

原文链接:


上一篇
高德平台首页_自如回应被限制高消费:这次又乌
上一篇
高德平台注册地址_管不住的电子烟:头上那把利
  • 版权声明: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2021-07-04发表于 高德平台栏目。
  • 转载请注明: 高德娱乐在线登录_被腾讯封杀三年 抖音终于忍无| 高德平台 +复制链接